裹缕时尚健康网

”>>>协商解决途径已无会积极应诉 也会反诉医院要求赔偿11月3日

简介: ”>>>协商解决途径已无会积极应诉 也会反诉医院要求赔偿11月3日,张女士的代理律师罗天亮向华商报记者证实,“现在涉事医院已经起诉了张女士,但我们也会反诉他们,因为整形失败这是一个事实问题,他们没有诚心解决,也不赔偿,

“他们医院给我拖了3年,我个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整形失败,毁了我的事业,我还没递交诉状,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法院传票>>>看了广告去做整形4个部位抽脂额头填充 收费2.7万“我开始对他们医院并不了解,是看了广告才过去的,我做这个整形项目他们最后收了27000多元”。

张女士介绍,2017年10月7号和25号,分两次在深圳这家医院做了抽脂和自体脂肪填充手术,“身体的4个部位——大腿内侧、腰腹两侧、上背部,还有上手臂腋下的抽脂,加上额部填充,就是抽出脂肪填充到我的额头。

”张女士回忆:“我本来是去咨询玻尿酸填充的,他们告诉我说现在有更好的方法,是用自己的脂肪填充,我也是不懂的,他们说是把自己的脂肪抽出来,提炼出来好的,填充到额头,还可以抑制、不会出现排异,因为是自己的东西,就是不是演艺界的女性,爱美人士很多人都会去做。

”张女士表示,“脂肪并没有抽多少,但具体的风险他们并没有提醒我,我个人当然也有责任,但医院不能刻意误导消费者。

”张女士表示,“整形失败给我造成的伤害,我作为女性,外在的就在我身体上,我没有结婚,没有生过孩子,现在全身上下17个那么大的洞,有些疤痕滋生得更严重了,它就像十字架那种感觉,小的像黄豆,我都无法形容。

我最近做了有关整形手术后的所有相关体检,专家给我的解释是整形手术失败导致的,这跟之前在北京三甲医院咨询的专家给出的解释一样,我的颈椎和腰椎都出了问题,就是因为他们给我大面积地抽脂,外面看起来疤痕很大的,里面的疤痕组织就更大了,术后我一动就出现痛的情况,不能深蹲不能弯腰,长时间活动受限,我颈部的生理曲线都是变直的,不正常的,我的腰椎盘有突出,并出现项韧带钙化的情况。

”张女士称,手术后有些疤痕滋生,就像十字架那种感觉>>>经常睡觉会被痛醒累到实在不行才能睡着 醒来很痛苦张女士举例说明,“我经常睡觉会被痛醒,有时候整宿不能入睡,晚上睡不了,需要几十秒换一个姿势,并不是睡到自然醒,一直到我累到实在不行才能睡着,第二天早上醒来整个人都很痛苦,手上都是肿的。

”>>>为何街头举牌涉事医院不给出鉴定费 想不了了之谈及2020年7月14日深圳街头举牌,张女士说:“我举牌是有原因的。

”“他们是在一年之后才告诉我说整形手术失败了,之前一直说是等恢复,应该早告诉我,我可以自己去修复,现在已经耽误了,专家也说不可能修复回来。

去年他们承诺给我出医疗鉴定费,还说可以考虑给我补偿部分生活费和误工费,因为我术后一直不能正常工作,后来又过了一年,到今年7月,我一直在联系医院,但打电话他们不接,信息不回,我多次去医院找他们,他们居然说不记得承诺什么了,叫我走法律途径,但我有全程录音和视频,于是才有了举牌的事,但是我所举牌的内容都是事实。

”张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医院口头上也承认整形失败,我有录音和视频,医院是承认这一点的,而且医院也给我退了手术费和交通费,我拿了这个钱,但我并没有说他们承诺的东西可以不要做了,后来是医院不理我了,也不给我出鉴定费,事发3年了想不了了之,出尔反尔,还说我签了解决问题的合同,根本没有这个事,我只是签了‘同意以上解决方案‘,是在达成一致给我做鉴定的前提下,同意先给我退费,然后鉴定出来后再走法律程序。

“到今年9月底,已经到了向听证会提交材料阶段,因为我的律师提出,鉴定机构是他们医院找的,而且鉴定机构也提前告知医院请了哪些专家,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再相信他们了,所以鉴定就等于没有做完。

”>>>医院还查个人微博微博抖音发旧照 只是为给粉丝正能量“本来是想等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准备起诉医院,但我这边诉状还没有递交,10月20号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是寄到我户口所在地,我妈妈收到了,我是近几天才知道这个传票。

“因为他们医院一直拖着没给我解决,7月20号媒体曝光后,他们医院又换了领导跟我面谈,先道歉再承诺给我处理此事,要求我删除新闻报道,新闻媒体又不是我家开的,我有什么权利删新闻?

所以医院就说因我导致他们名誉受损,有很多人退费,股票下跌,我和律师不认可医院的说法,院方说查看了我个人微博,说我近两年演出通告很多,过得很好,并没有像之前媒体报道的,吃饭都成问题。

”张女士解释说:“我微博和抖音发的多数都是术前的工作视频和照片,很多都是P图,只是为了给支持我的粉丝一个正能量的正面形象,来表示我还存在,我发的微博也并不代表什么医院所认为的,难道给我整坏了,我没有工作了,你开门大吉天天赚钱,我就关着门在家里哭?

”“他们医院可以开门大吉把我伤成这样,我就应该承受所有的痛苦和压力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多位专家都已经告知我了,我的伤痕是不可能再恢复了,我只求我的身体不要再有其他更严重的情况,比如引起瘫痪什么的,专家说这也是有可能的,我现在把证据固定下来以后,我自己去进行修复,不再靠他们医院了。

”>>>“索赔120万不多”“没有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来要挟医院”针对涉事医院方面指责张女士以歌星自居,索赔120万是狮子大开口,张女士表示:“我只是一个艺人,从来没有自居什么头衔,至于医院怎么说我,那是他们的措辞,我没有说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来要挟医院、讹他们什么,他们给我拖了3年了,我个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整形失败,这个对我一个女性来讲伤害很严重,包括我的隐私部位的一些状况,这些都是难以启齿的,我都没有办法发出来,我只是发了外在的、直观可以看得到的一些图片。

”张女士证实,和男友的感情也因此受到很大影响,“整形失败,毁了我的事业,我的工作已经停止了,到今天我不能正常工作,这些都是事实,我诉求里提出的120万赔偿并不多,包括修复费用、精神损失、误工费用等。

”张女士表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性质已经变了,“至于我诉求他们医院赔多少,或者他们告我,让我赔150万,我相信法律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的。

”>>>协商解决途径已无会积极应诉 也会反诉医院要求赔偿11月3日,张女士的代理律师罗天亮向华商报记者证实,“现在涉事医院已经起诉了张女士,但我们也会反诉他们,因为整形失败这是一个事实问题,他们没有诚心解决,也不赔偿,我们原本可以起诉他们的,只是说我个人希望鉴定出来后还能协商解决,不走司法途径,但是他们却反过来告我们,这意味着协商解决这个途径已经没有了,我们一方面会积极应诉,同时也会起诉他们医院要求赔偿。

”>>>医院要求判赔150万“举牌造势诋毁声誉 应承担侵权责任”11月3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涉事医院一位相关负责人,但对方否认是院方人员,拒绝了采访请求。

2020年7月14日,张女士带着多人到原告经营场所举牌造势,以带有误导性、侮辱性、诽谤性和性的图文诋毁原告的声誉,引起路人和到店消费顾客的围观及议论,其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并导致集团海外某主体股价下跌,医院及集团旗下机构出现大量顾客频频解约的现象,造成了原告及关联企业巨大的经济损失。


以上是文章"

”>>>协商解决途径已无会积极应诉 也会反诉医院要求赔偿11月3日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