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缕时尚健康网

从案例看,无论是提议陶燕投资的胡某还是借款给陶燕的熊某

简介: 从案例看,无论是提议陶燕投资的胡某还是借款给陶燕的熊某,都是希望“今后能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陶燕的关照”。

书披露了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细节,因在电视剧投资方面违法收受488万元,陶燕已于6月24日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从书看,2016年上半年,陶燕在与北京东海麒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交谈时得知,东海麒麟公司正在筹拍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

2016年8月底或9月初时,陶燕得知优酷已与东海麒麟公司就收购《春风》新媒体版权一事达成初步意向,并在向胡某确认后,认为投资基本无风险,便主动向胡某提出投资《春风》项目。

胡某为了今后能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陶燕的关照,在已无需他人投资的情况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资1200万元。

熊某为了今后能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陶燕的关照,提议以公司名义为陶燕及其丈夫张某投资,并表示投资收益全部归陶燕一方,陶燕表示同意。

2016年9月28日,熊某以霍尔果斯中视精彩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名义与东海麒麟公司签订联合摄制合同,后分两次将1200万元转入东海麒麟公司账户。

办案人员介绍,陶燕看似是通过借款投资电视剧,收取“正当”投资收益488万,但实质是“权钱交易”,数额特别巨大,符合罪的构成要件。

依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罪”第一款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罪。

依据刑法第九十三条“国家工作人员的范围”,事业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其次,陶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陶燕所在总编室的职责之一是负责影视剧购销,自制剧制作和版权管理,与相关影视公司有明显的利益关系。

从案例看,无论是提议陶燕投资的胡某还是借款给陶燕的熊某,都是希望“今后能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陶燕的关照”。

基于这种利益输送的关照,陶燕的投资明显背离了正常的生意投资行为。

在胡某第一次主动提议陶燕投资时,陶燕因导演、演员都未确定,投资风险太大,未同意。

“后来,优酷已经确定收购这部电视剧新媒体版权,报价、成本已经确定,利润也已确定,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她提出来投资,要入股,胡某还答应了,这其中投资就变成了的一种形式,通过这种方式给陶燕输送利益。

更令人称奇的是,陶燕投资电视剧自身并没有出钱,而是向另一家影视公司借钱投资,属于无本万利,“空手套白狼”。

书显示,熊某以公司名义为陶燕投资,并表示投资收益全部归陶燕一方。

“借来的这个钱也是没有让陶燕承担风险,纯粹是看在陶燕的职权上,无偿为她资金”。

办案人员表示,不是说陶燕眼光有多好、投资能力有多强,“她唯一利用的就是职务上的便利、职务上的影响,进行着无任何风险的‘投资’,以‘投资’之名,非法收受他人的财物,‘投资’成了的一种‘幌子’、一种工具”。

法院正是依据相关事实,有关陶燕任职的书证,联合摄制合同书,转账凭证,情况说明,扣押财物清单,证人证言等,一审裁定陶燕犯了罪。

值得注意的是,像陶燕这种不直接收取现金,而是以其它隐蔽方式进行的违法犯罪行为,近年来并不少见。

以放为例,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张晓江曾采取“砍头息”的方式“放水”给有求于他的老板,而且借款数额、利息、还钱时间都由他说了算。

再如,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原招商一局局长蒋丽蒙,在与企业主“合作投资”过程中,不出资或不足额出资,由企业主垫付出资,却享受足额出资所对应的股份,并获得高额收益。

然而,蒋丽蒙所谓的“合作投资”与正常商业行为存在本质的区别。

正常的合作投资是共同出资、共担风险、共享收益,而蒋丽蒙在“合作投资”中,不出资或不足额出资、不承担投资风险、不参与投资管理,却按足额出资参与收益分成。

而且其中的“合作投资”多为不动产投资,蒋丽蒙基于职务便利掌握了相关信息后给企业主,在稳赚不赔的情况下与企业主共同投资获利,企业主以“投资分红”为名给予蒋丽蒙大量财物,这种行为本质上是权钱交易,属于犯罪。

有关法律专家表示,罪的本质特征是“权钱交易”。

这些新型虽然在表现形式上与传统犯罪有所不同,但都是以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利为交换条件,收受请托人不正当好处的行为,谋利与收受两者之间因果关系清楚,在权钱交易这一实质要件上并无不同,故均应定性为。


以上是文章"

从案例看,无论是提议陶燕投资的胡某还是借款给陶燕的熊某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