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缕时尚健康网

医生给小公主重新量了体温,又给做了化验

简介: 医生给小公主重新量了体温,又给做了化验,期间刘工抱着孩子不方便,都是许佳帮忙挂号和排队,就连检查结果都是许佳帮忙取回来的。

刘工程师近来很苦恼,知道自己被那么优秀的许佳喜欢,他有些惊慌失措,还有一丝暗暗地窃喜,更多是不可置信。

他觉着自己没有一点招许佳喜欢的优势,他既帅也不浪漫,既不多情又很木讷,人家喜欢他什么呢?

最最让刘工想不通的一点就是,他离异,带着四岁的女儿一起生活。

刘工不懂,人家到底喜欢他哪一点?

倒不是说知道了就把这点改了,他不是不喜欢人家,他是不敢喜欢人家。

被命运亏待惯了的人,怎么都不相信,大棒过后还有甜枣吃。

其实,刘工年轻时也曾意气风发过,他本科和研究生都读的是名校,出来后找工作也很顺利,一切好运却都在婚后就戛然而止了。

可以说,两人对彼此都还不算十分了解,就因为那个提前到来的小生命,步入了婚姻殿堂。

三观不合,喜好完全不一致的两个人,结婚一年后就分道扬镳了,孩子留下来给刘工扶养。

这下子,刘工的噩梦就开始了。

工作被耽搁是常事,就不说升职加薪了,能不被公司开掉,也是之前他兢兢业业、扎扎实实的工作,给领导留下不可磨灭的好感,才被放他一马。

直到孩子上幼儿园了,他才重新能把精力投到工作中,静下心来做项目,这时他的领导换成了许佳。

一个既有能力,也有相貌的女领导,虽然年龄还没刘工大,但国外名校毕业后,已经任职高管好几年了,工作能力强得没话说。

刘工是那种很专注的人,一旦精力得以集中,就能全身心投入工作,不为外物所扰,特别认真敬业。

渐渐地,刘工发现,许佳总会找他询问一些工作上的问题,他也没有多想。

人家女领导从国外回来的,可能对国内的工作情况有不太熟悉的地方,他可以理解的,便对许佳提的问题,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工没想到的是,愿意回答领导提问的人那么多,许佳为什么单单就愿意什么问题都问他,刘工这个理工直男,也是在感情方面迟钝的可以。

03也或许是被上一段婚姻给吓怕了,他一时半会儿还没缓过来,更不可能去想感情的事,怕再找一个还是错的,在不和谐的婚姻里,彼此折磨,互相消耗。

傻乎乎的刘工,还没发现新来的女领导对他有意思,再说按传统观念,给他一万个理由,他也不敢想,自己何德何能,会得精英女领导青睐啊!

可是在工作中,刘工好像有点意识到,他和女领导单独相处的机会有点多。

现在除了工作,他的女儿熙熙占据着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位置,妻子的那个部分,他暂时不考虑,所以,对女领导的有意无意的靠近,他没有想太多。

直到那次,女儿在幼儿园里生病发烧,他接到幼儿园的电话,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偏项目组长还不在,他请不了假。

手头工作交接不出去,擅自走掉太不负责了,也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职场人该干出的事。

正在刘工左右为难,抓狂到就要崩溃的时候,许佳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他满脸急切为难痛苦的表情,询问他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帮助。

刘工就像走丢的孩子找到了家长一般,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就落到实处,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许佳竟然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这么信任她。

了解完情况,许佳立即安排人接替刘工手头上的活。

刘工一迭连声地说着感谢,也不知他是谢许佳,还是谢替他干活的那个人。

”许佳边说,边打开车门,摆出一副就等着刘工屈尊就坐的样子。

刘工整个人都是懵的,领导太亲民了,他有点招架不住,但不管了,小公主的病最要紧,他大步跨进车里,刚系好安全带,车子就“嗖”的一声窜出去。

还没等刘工理清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车子就开到了幼儿园大门口。

许佳帮他打开车门,护住孩子的头,待孩子身子都进到车里,才返回驾驶座。

医生给小公主重新量了体温,又给做了化验,期间刘工抱着孩子不方便,都是许佳帮忙挂号和排队,就连检查结果都是许佳帮忙取回来的。

小公主挂完吊针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许佳又给他们父女俩送回家,帮着刘工安顿好孩子,刚要下楼回家,刘工终于鼓起勇气,问出憋在心里一晚上的话:“领导,哦不,许佳,你是喜欢我吗?

”停下脚步的许佳,大方回道:“是啊,不可以吗?

”许佳都走远了,刘工还处于木头人状态,他呆住了。

此时,他才领悟到,原来世上真有“灰男子”存在的啊!

其实,被能力样貌都出众的女领导喜欢,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刘工也是个大俗人,就知道按世俗眼光看人看事,不懂变通,走进了传统观念设置的盲区里。

就像刘工和他前妻,两人在相亲时就比对过了,算是很门当户对的。

而那些看似各方面都不般配的夫妻,就一定过不好吗,也未必吧?


以上是文章"

医生给小公主重新量了体温,又给做了化验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